• 周六. 5 月 25th, 2024

微信表情现象研究第一二节

admin

10 月 28, 2023

微信表情符号现象研究

——文化研究课讨论记录

时间:2016年4月20日(周三)10:00-11:3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教学四楼 4206

课程安排:文学院王盾副教授

参与群体:王敦、2015级文学艺术硕士生以及前来聆听的各位朋友^^

录音员:大家根据录音轮流整理^^。 2016年5月28日,王敦进一步整理、划分。

章节标题:

1. 谈论表情符号可以实现什么?

2.表情包的前世今生

3.从国内到国外

4、文化现象层面

5、象征表意层面——“历史与审美”

6、可能涉及的知识话语资源

1. 谈论表情符号可以实现什么?

王敦:早上好! 现在我们将按照预先安排的课程安排,开始讨论当前现场文化现象的课程。 姑且称之为“微信表情现象探讨”吧。 预期的状态是,作为文化研究研究生课程讨论的参与者,我们讨论的想法需要比微信公众号、炒作、新闻媒体界的新闻机构更专业、更有价值。 具体讨论方式多种多样,主要可分为内部讨论和外部讨论。 从内部角度看,表情符号是如何表达意义的? 你用什么形式表达你的感受? 例如,图像和文本之间的关系。 发送表情包、接收表情包、看表情包会对人们的心理层面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完成了什么样的表达功能? 从外部的角度,你可以思考一下表情符号为什么会出现? 这种东西在什么年龄段用得比较多? 更舒服吗? 它们的使用在不同年龄段的受众群体中会呈现出哪些特点? 这些是我想到的一些问题。

那么就让我从我自己开始吧。 我能先说什么?

我先演示一下一种形式,叫自由讨论。 只是不要太学术化。 学术自然会在我们的讨论中激增,而不是被制造出来。 那么我先简单说一下我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我对表情的使用可以说是菜鸟水平。 我直到2013年底才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当时觉得腾讯微信自带的表情包就够了。 后来,我不断地看到课程和班组里学生们的表情,我觉得特别生动有趣。 起初我只是看看,并没有真正理解。 后来我觉得如果我能做出这样的表情,那就特别有力量。 首先,省事。 很多事情不需要打字,只需要一个表达就可以了。 其次,我觉得这样的自我表演会很享受。 这样的下线,这样的放荡甚至夸张的态度,一下子就能给人一种施虐的满足感。 接受他人生动的表达会产生一种受虐式的满足感。 让我对表情包特别感兴趣的是今年年初的“迪吧FB出征”事件。 关于这次探险所使用的表情符号,网上有很多讨论。 各大平台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所以我觉得表情包的流行其实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正视它呢? 所以我想讨论一下。 另一个原因是,90后与父母在表情符号使用上的代沟在网络上也出现了。 ——90后在网上发布了一些父母在网上使用的闪现频率高、色调对比强烈的表情,以及90后不同用法所产生的奇怪紧张感。 比如90后的表达是“别阻止我,我要死了”等等,然后父母就说“别死”。 (大家哈哈大笑。)这就造成了歧义。 这就涉及到我提到的“内部”和“外部”两条思考和讨论的路径。 欢迎大家开始讨论。 我来这里只是想介绍一些想法。

杨安红:表情符号的意义会比文字更丰富、更突出,主要是通过视觉手段。 另外,我认为表情符号的表达可以带来心理上的满足。 沟通的气氛会更好,不会那么严肃。 这是很多人的需要。 我记得我不太用表情包,但是同学说和你聊天的时候感觉很认真。 后来我也开始使用它。 他们说,哦,原来你很酷啊! 另外,如果你使用表达方式,你在交流中会承担更少的责任,因为它们包含更多的含义。

齐宏:每一个表情背后,都有一个笑话或者笑话。 总之,表情符号并不是凭空出现的。 它总是来自于一个事件、一个社会热点、一个漫画,然后在某条微博或者新闻上走红后,就会出现相应的表情包。 在微信聊天的时候,如果使用这样的表情符号,一方面会起到幽默的效果,同时也可以拉近你和聊天对象的距离。

王敦:这里有一个意思叠加的过程吗? 这是否意味着涉及更多的事情? 好像不只是你们两个人在聊天,那些表情包的含义,那些过去的笑话,还有叠加在新闻或者耸人听闻的事件上的表情符号,似乎都在其中? 您认为这种无意识的意义叠加和扩散是阻碍了意义的传递,还是增加了一些新的东西?

齐宏:增加了。 体现了相互的支持和认可。 就像周杰扮演尔康的表情一样。 使用的时候感觉,哦,这个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大家的喜好。 在相同的背景下,意味着我们是同一类型的人。

王敦:共同体感、默契,可以这么说吗?

杨安红:身份。

王敦:我可以从刚才提到的“外部思维路径”中补充两点吗?

1、如果没有表情符号,我们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不会有同样的默契? 真的就和兴高采烈一样吗,还是只是变得没什么话可说? 比如两个人用“尔康”这个词,说明我们都是同一代人,对这件事很熟悉。 会增加默契感吗? 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人之前没有默契,但是现在因为共享了尔看表情包而有了一些默契,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有这种默契就比根本没有默契要好呢?

第二点。 从尔康表情包中思考,这个表情包是否存在与前世今生有关的问题? 它的前世更让我想起了马景涛。 你年轻,你认识马景涛吗? (大家哈哈大笑,看来他们都知道。)因为我上豆瓣的时间很长了,快10年了。 前几年有一个豆瓣群叫“马景涛粉丝团”或者“吼吼粉丝团”,是的,然后马景涛怒吼之后,是不是因为有人翻拍了《还珠格格》,之前的都被取代了? 《还珠格格》尔康怒吼又火了? 我感觉马景涛和尔康有一个相同的情感功能,那就是作为极其夸张、浮夸表达的代表?

我们再看一下“内部思维路径”。 我想提一下美国米切尔的问题,即WJT米切尔的“形象论”。 我记得他的书《图画论》是北京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的。 因此它借鉴了英美符号学先驱皮尔士的符号三分法,而不是欧洲索绪尔的二分法。 米歇尔借用皮尔士的符号三分法,将图像的象征意义分为三类:象征性的、图像性的和索引性的,即象征性的、修辞性的、图像性的或索引性的。 我认为这种视觉符号分类可以用来解决表情符号的视觉表示问题。 让我举一个关于这三个的粗略例子。 这幅标志性肖像就像列奥纳多·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画作。 意味着原来有一幅蒙娜丽莎,她的肖像必须栩栩如生,价值就在于视觉上的相似。 然后是索引。 例如,开车时看到右转箭头,就应该根据其含义右转。 这个右转箭头和右转这件事在视觉上没有任何肖像相似之处。 它不像方向盘的旋转之类的。但是作为一个符号,在抽象意义上,它变成了一个索引,引导你到别的东西。 象征性相当于语言符号中的隐喻修辞,如和平鸽。 和平鸽视觉符号的主要意义并不在于鸽子像蒙娜丽莎一样被画得多么生动,而在于它的形象象征意义或隐喻意义,即来自《圣经》和《旧约》中的诺亚方舟。 自古以来,鸽子的出现就象征着世界和平。 所以当你看到和平鸽这个简单的形象时,你首先想到的不是它是不是一只鸟,是否好吃、飞得快等实际问题,也不是一个肖像表意文字,也就是说,鸽子是否画得像鸟。 它很现实,而且它不是索引式的表达,即告诉你是否应该右转或者前面有没有厕所或图书馆,而是让你看到一只鸽子的草图,但是它来了心是平和的概念。 因此,根据皮尔士的符号学,图像被图像学家借用后,就会表现出上述三种表现方式。 不知道这三种表示图像的方式对我们讨论表情符号是否有帮助。

2.表情包的前世今生

陈小可:老师,您刚才谈到了表情包的前世今生。 之前查了一些资料。 起初,表情符号只是表情符号,比如QQ时代简单的笑脸。 QQ 诞生于 2000 年左右。在此之前,1982 年,卡内基研究所的一位教授首次使用了通过键盘字符打出的笑脸图案。 水平观看时,它看起来像两个点、一条水平线和一个括号。 这是第一次尝试通过计算机键盘字符来传达人类的“表达”。

王敦:这个感觉有点像象形文字。

陈小科:这个和象形文字不完全一样,或者说是基于键盘字符的象形文字。 这种原创表情符号传入日本后,在日本动画的影响下,产生了仍然依赖键盘字符但复杂得多的“颜文字”。 在颜文字之后,出现了今天已知的图形表达方式。 颜文字表情有着如此持续的联系。 颜文字可以通过键盘上的各种线条、字母和其他字符来输入。 几年前,百度拼音比较发达,一键打出现成的表情符号。

从表情符号到表情符号,反映了两个不同时代的产物。 表情符号是大规模生产、专业化运营的产物,需要大公司大规模的资金和人力投入; 表情包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意味着人们的参与度更高。 这种参与不仅意味着参与使用,还意味着参与生产。 现在有一些软件甚至可以教我们如何自己制作表情符号。 这样的话,大家的参与度就更高了。 这种参与体现出明显的社会意识。 之前那种机械地赋予我们的表情标签很简单,只是最基本的面部表情模仿,但是有了这种程度的参与,人们的社会意识就可以在其中得到有力的体现,就像老师刚才举的例子一样。 正如学生们所说,表情符号是有起源的。 它们的出现与人们的积极参与有关,我们的自我意识投射到它们身上。

王敦:我插一句,你提醒我了,其实这就像语言文化中的典故问题,比如刻舟求剑、玩鱼补数等等。我们自然会补充脑海中的图像叙事场景。 当网络时代和图像时代叠加时,叙事“模因”可以成为表情符号。 每个包都有一个故事。

陈小可:从大家对表情符号的意义来看。 每个人都谈论模因的积极影响,例如模因的自我认同和建设方面。 但我对表情包的出现持比较悲观的态度。 我认为它在现代社会的出现是相当荒谬的,包括我们所有人对表情符号的使用。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它适合我们这个时代,但是这个时代一定是好的,但也不一定。

王盾:你自己也用表情包吗?

陈小可:我以前用过,也收集过很多表情包,但是满了以后就很少用了,因为我觉得它们没有任何价值,剥夺了我自己生活中的东西。

王盾:你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会用表情包回复吗?

陈小可:我接下来讲的就是这些情况。 当有人告诉我某事时我会感到尴尬,但我不想让他感到尴尬。 为了避免尴尬,我也表示我已经知道了。 当事情发生时,我会用一种实际上毫无意义的表情来回答他。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这是荒谬的。 确实,作为一个凡人,我们无法避免,必须在这个荒诞的世界中生存,才能更好地沟通。